追蹤
呼嚕塔 X 長笛
關於部落格
施工中...
  • 998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詹姆士-高威專訪:我試用了柏林愛樂

from  新浪娛樂


詹姆士-高威

  世界上所有的演奏家擠破腦袋都想去的柏林愛樂樂團,在被他“試用”後,僅僅留住他6年。他就是擁有“世界第一長笛”美譽的傳奇人物—“魔笛”詹姆士·高威。

  68歲的詹姆士·高威乍一眼看過去便氣宇非凡。這個白胡子愛爾蘭老頭戴著勞力士金表,穿一身藍色的衣服,考究的裝扮馬上讓人想起他的爵士頭銜。不過最能體現高威爵士“貴族氣質”的,卻是他在古典音樂王國舉足輕重的地位。全球唱片銷量超過3000萬的榜單被指揮大師、歌王、歌後牢牢占據,其中包括已經過世的卡拉揚、索爾蒂、伯恩斯坦、卡拉斯、帕瓦洛蒂等,只有一位器樂演奏家爭得了一席之地,那就是素有“世界第一長笛”之稱的詹姆士·高威。

  出身長笛世家的他,年僅21歲時就被倫敦歌劇院特聘為長笛獨奏演員,當時他尚未從巴黎音樂學院畢業。此後,英國倫敦交響樂團、皇家愛樂樂團都曾留下他的足跡。在6年柏林愛樂長笛首席生涯後,高威毅然“單飛”,成為唱片銷量榜上的常青樹。10月26日在上海音樂廳舉行獨奏音樂會前,高威接受本報采訪時透露,盡管長笛的曲目十分有限,但他從來沒為此犯過愁。他與阿格麗希合奏室內樂,改編海菲茨的小提琴曲目,根據維瓦爾蒂6部長笛協奏曲的風格改編《四季》,把巴赫的g小調小提琴協奏曲改編成a小調的長笛協奏曲,因為那樣聽起來更棒。他對各種形式的音樂游刃有余,在演奏會上演奏亨利·曼西尼作曲的電影音樂;與爵士音樂家合作,也是叫好又叫座;他也會演奏現代音樂家的作品,不過有個要求:音樂必須得發自肺腑。“我家有個長笛藏書館,其中光我自己的錄音就有62包,我們有自己的錄音室,有一間專放長笛相關曲譜的房間,收藏所有的長笛協奏曲以及與鋼琴的合奏曲的原譜與錄音,演奏家或樂隊需要時,都只能管我借,那可是個大買賣。”

  從巴赫、莫紮特、海頓到馬勒、肖斯塔科維奇,再到現代年輕人更易接受的各種音樂形式,高威都有獨到見解。他說,正是對音樂全方位的駕馭能力,才使他成為“唯一真正意義上的長笛獨奏家”。他毫不謙虛地稱自己對長笛作出的貢獻堪稱世紀之最,與那些呆在樂隊裏等待40分鍾才吹出幾聲獨奏的樂團長笛手根本沒得比。鑒于那些傲人的成就,他的口氣再大,似乎也不會引起人們的反感。長笛音樂王國的國王如是說.

  B=《外灘畫報》

  J= 詹姆士·高威(James Galway(聽歌))

  卡拉揚總是對的

  B:你在柏林愛樂的6年恰是卡拉揚執掌柏林愛樂的黃金時期,談談你與他的合作。

  J:我和他合作一直很愉快,直到我決定離開柏林愛樂的時候,他才變得很不開心。要問為什麼的話,那就是他很難再找到一位如我這般為樂團錦上添花的長笛首席了。卡拉揚很了解我音色的優點,原因他卻百思不得其解。其實,一般的長笛手用的都是普通長笛,而我這支由專人打造的H&A 445的音色卻是為柏林愛樂量身定制的,按鍵也有特殊的設計。上周我在日本遇到卡爾·萊斯特(著名單簧管演奏家),他嘖嘖稱贊我的演奏充滿想象力,相對而言,其他人的演奏基本都是照本宣讀,這一點,卡拉揚也很清楚。問題很簡單,你想聽完全就著曲譜演奏的重複了千百遍的死氣沉沉的音樂呢,還是想聽到更多的呢?

  B:我們都知道卡拉揚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,他是否曾經認為你的演奏過了頭?

  J:從來沒有。樂隊演奏一定會有自己的規矩,沒有規矩也就沒有自由,這裏頭有個尺度。卡拉揚很欣賞我拿捏的分寸。比如貝多芬(聽歌)降B大調第四交響曲中,許多人墨守成規,在過門樂句後作漸弱處理,而卡拉揚卻非常欣賞我長驅直入、打破常規的獨到詮釋。卡拉揚的確是一個非常尊崇傳統的人,但如果你有好的想法,他會立刻接受。

  B:那你為什麼會想要離開柏林愛樂?

  J:因為我想買一輛賓利,我還想買一棟1500萬的房子,要是繼續在柏林愛樂呆著,可買不起這些。呵呵,這是個笑話。真正的原因是我的確很想獨奏,長笛的演奏實在很豐富多彩,可是在樂團裏你的表演始終只能以某個特定的方式進行。

  B:特別是在卡拉揚這麼一個強勢指揮的帶領下?

  J:哦,絕對是。相比其他指揮,他可是一位“將軍”。我來給你講講柏林愛樂的故事吧,卡拉揚時代的柏林愛樂,人人都繃得很緊,把背脊挺得筆直,屁股剛沾到凳子邊,再看看現在的柏林愛樂,團員都坐得松松垮垮。那就是卡拉揚的威懾力,他一到場,你可以明顯感受到空氣中籠罩的緊張氣氛,他一走,壓迫感頓時得以緩解。

  B:現在的柏林愛樂不及當時嗎?

  J:現在的柏林愛樂當然也是一支非常優秀的樂團,但它已經沒有上世紀70年代卡拉揚在位時的那種感覺了。卡拉揚擔任音樂總監時,樂團裏的每個人都視其為權威,發自真心地崇敬他,所有人都投入在音樂表達中。換了其他的指揮,有一半樂團成員滿意就不錯了,音樂響起時,你能聽出另一半人在三心二意敷衍了事地演奏。卡拉揚每一次“離經叛道”的詮釋,最後都證明是有道理的。

  我得試用一下柏林愛樂

  B:你去柏林愛樂試奏時遲到了。

  J:說起那次風波,我還真有點惱了。事實上,我根本沒有遲到,我是完全按照通知的時間到的,可是有人改了時間卻沒有通知我,我比大多數人晚到了整整一天。這是卡拉揚的老伎倆,如果你讀過關于他的書的話,只要有外國人在,他們都會使出這招。誰知道那些瘋狂的德國人在想什麼?! 要知道,從倫敦到柏林,飛機會誤點,出租車也不靠譜,路上又擁堵,我很艱難地准點12點趕到柏林愛樂,可見到的人不但沒有親切地對我說“很高興見到你”或“歡迎你”之類的話,而是很不客氣地說“你遲到了”。幾經周折,才最終讓我演奏。

  B:還讓你臨時加演了許多曲子。

  J:我本想演奏伊貝爾的長笛協奏曲,前一天我剛在倫敦廣播電台現場演奏過,准備得非常充分。可是合作的鋼琴家說,這個曲子不合適,我們還是演奏莫紮特協奏曲吧。我說好啊,沒問題,于是我完整地吹奏了第一樂章,可是他們又讓我吹奏這個吹奏那個,卻都不給我曲譜,我不得不根據記憶來吹奏。我覺得他們大概是想讓我出醜吧。當我吹奏完後,他們也不用敬語對我說“請再演奏一曲”,而是生硬地說:再來!

  B:據說你的表現毫無瑕疵,想必令他們始料未及。

  J:後一輪同台有5個長笛手,台上的譜架上擺著樂譜,考官讓我們依次演奏《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》的長笛獨奏部分,是15個音符的旋律。你會發現來柏林愛樂試奏的家夥只會照著譜子吹,腦子裏竟然連15個音符都裝不下。他們紛紛幹巴巴地站到譜架旁,伸長著脖子,看上去都快掉下台了,而我卻仍在原地,悠然自得地吹起來。結束後,柏林愛樂的人直接跑上台來,恭恭敬敬地說:高威先生,恭喜您成為了柏林愛樂的一員,請問您何時能來上班?

  B:那麼快就出結果了?

  J:是啊,但我甩甩頭,告訴他們,我可不願來上班,我可不想和沒有禮貌的人一起工作。之後,他們說,按照德國人的規矩,誰贏了試奏,就得來上班。我說,德國人的規矩關我什麼事,我在倫敦有妻子、孩子、房子,還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樂團裏有一群相處愉快的朋友。柏林愛樂,沒什麼可稀罕的。一星期後,他們給我來了封信,要求與我簽署一份一年的合同。我回信,說得考慮一下,憑什麼合同是單向的,我要求試用一下柏林愛樂。人人都削尖腦袋去柏林愛樂謀職,唯獨我不稀罕。要知道,在此之前,我也與伯恩斯坦這類大牌指揮合作過,我們可都是相敬如賓的。

  B:試用的結果如何?

  J:這支樂團太了不起了,每一細微之處都如此出類拔萃,每個人都很努力,他們的藝術水平之高超,足以演奏任何一支曲目。柏林愛樂弦樂聲部的出色眾所周知,尤其大提琴、低音提琴令人驚歎。在柏林愛樂的6年,加深了我對音樂的理解,也成就了我日後的獨奏事業。文/蔡宸亦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